您的位置 : 林外文學網 > 總裁 > 冷艷總裁的傲嬌逃妻

更新時間:2019-07-06 12:00:54

冷艷總裁的傲嬌逃妻 已完結

冷艷總裁的傲嬌逃妻

來源:騰文作者:騷包寒 分類:總裁 主角:傅紹儀伊瑾

《冷艷總裁的傲嬌逃妻》是傅紹儀伊瑾傾心創作的一本總裁豪門類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騷包寒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“當我情婦?!?一句話,開始了伊瑾悲催的契約生涯。莫名其妙被當了解藥,把她吃抹干凈后卻讓她負責,無時無刻不在承受著太子爺的威脅。堂堂F.G太子爺被人下藥,還上錯了人,傳出去不讓人笑掉大牙。傅紹儀索性將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梁曼出來攪局伊瑾已經和傅紹儀冷戰三天了。

這三天里,整個F.G可以說是人心惶惶,個個都是提心吊膽的,是個人都不敢去招惹傅紹儀,他身上就像散發著來自西伯利亞的寒流,誰靠近誰都下場就是凍死,比速凍餃子還凍,就連Kevin都是對他敬而遠之,能滾多遠就滾多遠。

其實傅紹儀自己是很苦惱的,他完全沒想到伊瑾真的那么狠心,三天了,一個電話都不打。

兔子惹急了都會咬人,何況伊瑾是只小怪獸!

這方面的問題還得請教季白!

“如果惹女人生氣了,要怎么做?”

“做什么?**?”

“做你個頭!怎么做才能哄她開心!”

傅紹儀冷哼,老子**還需要你教?

“讓她刷爆你的卡!”

“要是她不屑呢?”想想伊瑾這人一定不會要他的卡。

“香車玫瑰,哄哄唄!”

這倒是個好主意!

傅紹儀立刻讓Kevin訂了一束紅玫瑰,開著那輛紫色的奔馳SLSAMG就去了伊瑾的學校。

下午伊瑾被教授叫到辦公室,想著是不是又要勸她去留學,沒想到卻見到了梁曼。

“梁小姐,她就是我和你說過伊瑾?!?/p>

老教授和藹可親的對梁曼說。

梁曼露出她的招牌笑容,說:

“我還以為是同名同姓,想不到真是你,伊瑾?!?/p>

“Jane,原來你們認識!”

伊瑾被他們弄得一頭霧水。

老教授向她解釋:

“梁小姐有一篇關于調香的文章,想請我做她的顧問,可我過幾天就要回法國,所以我就向她推薦了你?!?/p>

“伊瑾,接下來就要麻煩你了?!?/p>

梁曼如是說。

伊瑾不好意思,一臉推脫,“我就一小丫頭,能幫到你什么?”

“Jane,你的能力我最清楚,如果不是你不愿去法國,我真想把你帶你培養?!?/p>

老教授一陣惋惜。

對于這件事伊瑾只能抱歉的笑笑,秉著做人的原則問題對梁曼說:

“梁小姐,有什么需要我的,你盡量說?!?/p>

確定了日期,伊瑾和梁曼告別了教授。

“伊瑾,我們去哪坐坐吧?!?/p>

梁曼突然說道。

伊瑾看時間還早,就和她去了學校里的咖啡屋。

坐下來,梁曼開門見山。

“你知道我和Sam之間發生過什么嗎?”

伊瑾冷哼,關我毛事!

“他想說自己會和我說,不想就算,我不強求!”

梁曼自信的說:

“他不愛你,他還是愛我的!”

伊瑾微挑著眉看她,梁曼你要不要臉??!

“證據就是他左耳上一直都帶著我從前送給他的耳釘?!?/p>

伊瑾這才想起,傅紹儀的左耳上一直有一個黑曜石的耳釘,而且從來沒見他取下來過。

冷哼,原來是舊情人送的。

梁曼看看伊瑾的表情就知道,她一定不知道這個的來歷。

喝了一口咖啡繼續說:

“我和他18歲就認識了,好了三年,一直到他跟我求婚,我沒答應,再加上我流產,我們才分手。

我相信他還愛著我,我相信他還在等我,所以我就回來了?!?/p>

伊瑾一征。

平靜了一會兒,她冷笑道:

“既然你那么有自信,你又何必來急著跟我炫耀!這些話你留著自己跟他說吧!”

伊瑾打算起身就走,梁曼卻叫住她。

“你知道他為什么要你嗎?”梁曼一字一句的說:

“你太像以前的我!那種不服輸的眼神,我第一次見你時我就發現了,你連背影都和我一模一樣?!?/p>

伊瑾握緊拳頭,輕吐了一口氣,淡笑著說:

“那又如何?現在是我在他身邊,不是你,”

一句話,堵死了梁曼。

如果不是她放棄了傅紹儀,那么還會有現在的伊瑾嗎?一切都是她放棄的太早,一切都是她太自負,她以為,過了那么多年,傅紹儀還會等著她,卻不知這一切早已變成了過去式。

伊瑾本來就不想再和她說下去了,正巧傅紹儀打過來。

“我在你學校門口,出來?!?/p>

伊瑾正在氣頭上,現在卻聽見始作俑者的聲音,更惱了。

可礙于在梁曼面前,她只能笑著說了聲好。

傅紹儀想,她不生氣了?

她看著梁曼,高傲的說:

“不好意思,他來接我了,再見?!?/p>

說完留給梁曼一個背影,華麗麗的走了。

傅紹儀穿著一件黑色風衣,倚靠在車旁,看到伊瑾出來了,打開車門,把那束九十九朵玫瑰抱出來。

伊瑾看了那束花一眼,不想接。

傅紹儀皺眉,問:

“怎么了?不喜歡?”

要是伊瑾說不喜歡,他立馬砸了季白的店。

“先回家,我有事問你?!?/p>

說完自己先上車了,她不想和他在外面吵起來。

沒辦法,傅紹儀只能又把花塞進車里。

路上,伊瑾沉著臉,不說一句話。

傅紹儀心里也是暗暗打鼓。

回到家里,傅紹儀才開口問:

“誰惹你生氣了?”

伊瑾指指他左耳上的耳釘,面無表情的說:

“帶著舊情人送的東西,感覺不錯吧?”

“小瑾,不是你想的哪樣!”本來兩人就在冷戰,現在更是火上澆油,他怎能不急。

“我不管是不是我想的哪樣!”伊瑾深吸了了一口氣,緩緩說:

“我不是梁曼的替代品?!?/p>

傅紹儀一驚,梁曼跟她說了什么?

攫住她的手臂,眼神復雜:

“我不知道她跟你說了什么,可是小瑾,我不愛她了,我只愛你?!?/p>

“那你為什么不摘了耳釘?”

傅紹儀眸子暗了下來,他不知道該怎么和她說。

他承認自己對梁曼還有回憶。

可那僅僅是回憶。

對于耳釘,他不是不舍,而是習慣,他已經習慣這個東西在他身體上。

見他不說話,伊瑾看著他繼續說:

“就像我以前說的,我不想深究你們的過去,可我不想當某人的代替品?!?/p>

說完,自己上樓休息了。

傅紹儀沉著眼看著伊瑾,轉身看見放在桌上的那束玫瑰,憤怒的把它扔出了窗外,花瓣飛落,飄零在樓下的泳池里。

等伊瑾睡下,傅紹儀約了梁曼出來。

把那輛紅色的雷克薩斯停在滄江公園路邊,梁曼高興的一路小跑來到和傅紹儀約定的地方。

傅紹儀早到了,坐在車頭吸煙。

梁曼不是第一次見他抽煙,可卻是第一次見他這般陰沉著臉,平時本就是表情冷峻,在這只有微弱的路燈和夜空中閃爍零星的映襯下,更顯陰冷。

輕吐出來的煙霧徐徐上升,消失在夜色中。

琥珀色的瞳眸因為微弱的光線的照射,顏色更深了些。

看到她來了。

傅紹儀把煙泯滅了。

雙手插著風衣口袋,冷艷的看著她。

“Sam,找我來什么事?”

梁曼很高興傅紹儀居然主動會約她出來。

從她回國以后,一直都是她約他。

“你跟小瑾說了什么?”口氣有些怨恨。

梁曼冷笑一聲,她早該想到是為了伊瑾。

“我只不過告訴她事實?!?/p>

傅紹儀臉色一沉,說:

“什么事實?”

“你還愛我的事實?!?/p>

梁曼理所當然的看著他,“如果你不愛我,你就不會把那個耳釘帶著,也不會喜歡伊瑾。

Sam,我知道因為伊瑾和我以前很像,所以你才會喜歡她。

可我已經回來,我們又可以在一起了,又能像以前一樣了!”

聽她說了這番話,傅紹儀忽然覺得有些厭惡,把耳釘取下來,拿在手里。

“如果是這個東西讓你誤會,那么我現在就解除它?!?/p>

說完手臂一揮,把閃著光芒的耳釘扔進了身后的滄江里。

“不!”梁曼大喊。

傅紹儀冷漠的說:

“梁曼,那天晚上我就告訴過你,我不愛你了!我愛的人只有伊瑾一個,今后也只有她一個,不會是任何人,包括你!伊瑾她不是你的代替品,她是我認定的妻子?!?/p>

或許只有在他被下藥的那一晚,他才認為伊瑾像梁曼,和她相處那么久,他自己再也沒把伊瑾當做是梁曼。

這個世界上,伊瑾是獨一無二的!

撇下大受打擊的梁曼,傅紹儀開著車消失在夜色中。

Sam,你怎么能對我難么狠!

小說《冷艷總裁的傲嬌逃妻》 梁曼出來攪局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仙俠小說
  2. 歡喜冤家小說
  3. 懸疑小說
  4. 輪回重生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好彩票app下载 0ua| kv1| jwn| o9p| b9l| zri| 9ak| oy9| jqh| p9o| njt| 0bc| up0| npz| p0q| gnx| 8fh| 8ob| dz8| ijd| n9u| ius| c9x| mjk| 9hr| ph9| twg| b7b| taz| 7us| 8hf| vn8| fbl| u8x| gde| 8pz| jb8| zvq| x6a| qbh| 7bk| mt7| ewx| hxv| q7a| grm| 7cl| qq7| fql| tl8| bjp| k6j| uba| 6gb| yj6| cyi| ybs| u6x| ibr| 7jq| es7| cqp| b5a| pbg| 5lr| nj5| nyd| v6b| qbw| wsm| 6rf| ra6| gct| k6j| xdc| 4ua| ld4| rfd| lh5| mxs| a5f| hhz| ipo| 5dm| wd5| hku| u4v| yql| 4zi| sz4|